齐齐哈尔信息港

当前位置:

警察牵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齐齐哈尔信息港

导读

大哥难得进一次城,这次是农业丰收,兜里的钱多了,想开下眼界,没想到,黄鼠狼子没捉住,弄了一身臊。  一下来秋,大哥家今天卖黄豆,明天卖谷子,

大哥难得进一次城,这次是农业丰收,兜里的钱多了,想开下眼界,没想到,黄鼠狼子没捉住,弄了一身臊。  一下来秋,大哥家今天卖黄豆,明天卖谷子,绿豆刚摘下来就有人上门收购,市场价真好,卖啥啥值钱,天天进钱,大哥都有点懵了,这钱咋这么多哟!都不知道放哪儿保险了。放柜子里,天天上山,家里经常是空城计,谁要是来偷眼就是柜子;埋起来,还怕受潮,听人讲过,一老哥将钱埋在羊圈里,被羊扒拉出来,嚼了,发现后将羊杀了,银行多人工作了10天,10万元恢复了3万多,损失惨重。后来听人们讲:钱放哪儿都是不保险,保险的地方只是一个——银行。大哥早就知道银行保险,只是没有机会,也没有这么多的钱。现在不行了,几天就收入了几万元,这样下去不再放个合适的地方真的不放心,这才决定进城,去银行存款。  这天早早起床,将一家人你藏我掖的钱都找了出来,十万元,用报纸包好,放进一个书包里,草草吃了一口饭,匆匆忙忙坐上自己心爱的驴吉普,进城了。  大哥次带这么多的现金出门,一路上手一直按钱袋子。这可是一家人一年的汗水哟。手心的汗水一直没断过。  毛驴车在20多年前那可是有名的驴吉普。在今天的公路上几乎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机动车。大哥的驴吉普觉得很快,尽管膘肥体壮的小毛驴已经大汗淋漓,还是被一台台呼啸而过的机动车甩在了后边。  太阳快晌午的时候,大哥迈进了城市的大门,一抬头,大哥傻了眼,这高楼一座挨一座,几乎都是一个样,哪座是银行,去银行怎么走,可真是“土拉咔开屁股——迷了门了”,“粪克郞哭它妈——两眼抺黑”,大哥不知道怎么走了。想叫住小毛驴,可恨的小毛驴不听指挥了。也许是被那五颜六色的世界所迷惑,也许是走在光滑明亮的街板上脚下没根,大哥的话尽然不听了。大哥急了,举起手中的鞭子照着驴头就是两鞭子,也许是大哥太急,手太重,鞭子下去,毛驴耳丫子处血都流了出来,毛驴一个洌其,向左一拐,险些冲上快车道,后边一辆悍马“吱……嘎”紧急刹车,一光头小伙跳下车来怒气冲冲,一手抓住了大哥的前胸,一手高高举起,就是没落下来。嘴里喊着:“你不要命了?”大哥可没见过这场景,嘴里念叨着。“怎么了?”“怎么了你不知道,这是快车道,你的毛驴车怎么跑快车道上了乱拐!这要是撞着可怎么办?撞着毛驴不要紧,一头驴值多少钱,要是撞着你,我可赔不起。你好好看看。我这可是悍马。真要是撞上你得负全责,你懂吗?你赔得起吗?”“我是不懂,我的毛驴更不懂,再说我的后边也没长眼睛。”“什么,你还有理了。这是高速路,是你这毛驴车随便走的地方!”小伙真来气了,拳头又一次举起来。大哥用双手护着胸前的书包,将一张沧桑的老脸给了小伙子。小伙子的手还没到,警察到了!“怎么回来?”小伙子讲:“这老头不要命了,将毛驴车赶到快车道上了,险些让我撞上。”警察问大哥,大哥腿都哆嗦了,本来说话就不利索,这下就更费劲了。半天才说出话,“我想去银行,一进城就转了向,毛驴不听话,打了两鞭子还毛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  警察一看大哥抱着鞭子的双手一刻也没离开胸前的书包,就知道里边是什么,恢复交通秩序是大事,忙同小伙子讲:“没出什么大事是万幸,别影响交通,老人交给我处理,快走吧!”小伙嘴里“磨磨叽叽”地走了。警察这才回过身同大哥讲:“你老也太大胆了,将毛驴车赶上了快车道,这要是出了问题可怎么办。你没看见入城哪儿有非机动车入城的标记?”“孩子,这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认字。我只知道这叫马路,马路能走马车为什么就不让走毛驴车?”“大爷,你可说错了,虽然这叫马路,也不允许走马车。拖拉机都不让走。“那我真不知道。”“孩子,你说怎么处理都行。要不,你给我看会,我将包里的存上就回来。”“大爷!你这驴吉普我还真不会开,这样吧,我在前边给你牵着,你在后边赶着。咱俩一起去,我给你当保镖怎么样?”“这可是‘瘸子跳高——腿(忒)好了!’谢谢!”大哥还来了句幽默。  在入城的高速路上出现了一个警察牵着毛驴。后边跟着一个老头,不过,老头的双手不再死死地压着胸前的书包了。  大哥赶毛驴车进城,是为了方便,没想到进城就出事了,毛驴还不听话,还得劳驾警察给当保镖,大哥满意了,毛驴可不干了,毛驴可没见过这阵式,全副武装的警察牵着笼头往前扯,它也不知道去哪儿,再说这城市的马路说道也太多,左一个轿车刚过去,右边“嘀嘀”喇叭声声,前边一会是红灯,一会绿,一会黄,毛驴不知道迈哪条脚好了,身边的警察还用力往前扯,毛驴一想,不干了,这地方是凶多吉少,干脆,不走了,不行同主人商量商量回家吧!毛驴拿出了看家的本领,向后退了起来。  毛驴不走了,驴脾气上来了,任凭警察怎么拖也不迈步,大哥一看更着急,举起鞭子就打,边打边骂:“你这个熊玩样儿,可真够一说,在家你说不干活就不干活,在这行吗,有警察给你当保镖还不乐意,难道一个警察你还嫌少?”说完大哥都笑了,我这是啥话,我一个老农进城,有一个警察给我当保镖我就知足了,还怎么还乱说?  这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警察看自己拼命往前拉毛驴也不走,大哥一磨叽感觉也是个理,忙着打开对讲机:“三分队,三分队,我是2号,城北入口一百米处有一毛驴车需要保卫,请求增援。”“好的,明白!稍等。”现代化的通讯、交通就是快,说话的功夫一辆警用轿车风驰电掣般的开过来了,“吱吱…”一长串的刹车声后停在了路边,下来4个小伙。“报告队长,我们来了,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这位大哥次进城,不懂禁行标志,将毛驴车赶到了快车道了,险些出事故。我想帮大哥将问题解决了,送其出城就好了,没想到这毛驴车还驾驶不了,我在前边拖,大哥在后边赶,毛驴还来了情绪,不走了。这才向你们求救。”4个人一听这事不好办,感觉谁都没驾驶过毛驴车,谁也没办过毛驴车驾驶证,都往后退,“药王爷摆手——没治了。”人民警察爱人民,也不能将毛驴车放在快车道上,4个小伙一核计,“干脆,我们将毛驴带车一起抬到人行道上,然后开车送大哥去银行办事,办完事再送大哥出城不就好了吗?”队长一听也只有这样,大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这样吧!6个人推的推,拉的拉,将毛驴车弄到人行道上,两个警察开车送大哥去银行。银行也不远,队长留下看着车,其他几个人巡逻去了。  事就这样巧,队长感觉车没事儿,也是该着出事,一眼没着到,也是毛驴太饿了,眼前是一株春天栽的北京杨,树干溜光,毛驴闻了闻,感觉有股甜味,这样的美食不吃还等何时,大嘴一张,“咔嚓、刺啦,”一块巴掌宽,一米多长的树皮啃下来了,“吧嗒、吧嗒……”的嚼了起来。队长一回头,大喊了一声,“哎呀妈呀!这可出事儿了!”忙着跑着过去,将毛驴嚼着的树皮从嘴里拽了出来,再看看树干,白亮亮的一片,举起手中的树皮,照着驴脸就打了下去,嘴里说着,“你以为是在乡下,走到哪吃到哪?这可是城里?怎么能随便吃。这要是让城管看着可就麻烦了!”队长的树皮打在毛驴脸上,毛驴一激灵,前腿抬老高,队长又说了,“看来你是个老手,走到哪吃到哪不算?吃完还想去跳迪斯科,这可没有,也不行。”队长回过头,想将树皮按回原位,已经让毛驴嚼了一个角,怎么也对不好,就在队长对树皮的档口,负责这一段儿绿化的管理人员检查过来了,远远就看见毛驴车站在人行道,很来气,人行道怎么是放毛驴车的地方,谁这么大胆?到近前一看是位警察,树皮撕下好大一块,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警察是不能干这事的,大声喊着:“谁的车?瞎了咋了?怎么将车停到这儿……警察同志,这树皮是怎么回事?我想不是你撕下来的吧?”“一定不是我撕下来的,我也撕不下来,不过真的同我有关系。”“怎么还同你有关系?”“这是一个农民大哥的车,他去办事,是我将车子放在这儿,我没看住,结果,毛驴将树啃了,这么说吧!你怎么处理我都接受。”“我们是一家,但这事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这一段包给我了,每损失一棵树,就得赔,这一块树皮掉了少说就得陪1000元……我们挣这点钱也太不容易了。”“我看这样吧,我马上就去买张宣传画,将小树包上,外人不会知道,如果这株树真的要是因这块树皮死了,我包,这是我的警号,你记下来吧,这事就别再同大哥说了。让我给看车,我没看好,我负全责。好吧?”“警察同志,只有这样做了,但愿不死!”“那我们就行动吧……”  大哥还没回来,毛驴前边的树上贴上了一张“植树造林,利国利民”的标语。  大哥回来了,一看笑了,这城里人是能扯,小毛驴进城还让学文化?其实我就是文盲,毛驴就是毛驴,怎么让学也学不会的,这上边写的啥?还是教教我吧!  两人笑了笑,大哥你可真幽默,不过这条标语你真应该知道:“植树造林,利国利民。”这我真知道,在我们家好多人都说:“栽树是开绿色银行,春天我都栽了一万多棵,什么时候你们缺钱就去取。”仨人都笑了!  大哥走了,警察队长送出了北门。 共 35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子异常不育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研究院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黄包车2

下一页:季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