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评论不应强求雇主承担丈夫的责任

2019/10/13 来源:齐齐哈尔信息港

导读

评论:不应强求雇主承担丈夫的近日,国务院公布了《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在原有规定的基础上,全面扩大了雇主对女性雇员的特别,特别是与生

评论:不应强求雇主承担丈夫的

近日,国务院公布了《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在原有规定的基础上,全面扩大了雇主对女性雇员的特别,特别是与生育和哺乳有关的,包括延长产假、新设流产产假、承担产检和流产费用、提供哺乳条件等等,并对违规行为规定了更加具体而严厉的惩罚措施。现代化过程中

,女性逐渐走出家庭进入职业市场,这一方面因为奶粉、洗衣机、幼儿园等现代育儿商品和服务降低了育儿成本和幼儿对母亲的依赖,同时,生产率的提高也让许多女性的劳动价值大大高出了育儿成本,因而购买这些育儿商品以腾出时间去工作,就变得越来越合算了。然而,上述规定却意在将原本由丈夫所承担的,强行转嫁到雇主头上

,如此转嫁从道义上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丈夫承担此一,是因为这是古老婚姻契约的核心内容,可谓天经地义;假如人们非要从与女性具有某种关系的人中挑出一个来接替丈夫的,为何偏偏选中雇主呢?为何不是她的父母、亲戚或邻居?或给她接生的那家医院?以带薪产假为代表的、由雇主承担的“生育福利”,其实是一种实物薪酬,即便没有政府规定,有些企业也会实行,因为经验表明,如果恰当选择的话,用实物和福利部分取代现金报酬,会收到更好的激励效果。可实物薪酬的选择是有讲究的

,占总薪酬的比例不能太高以至显着降低现金报酬水平,同时要让大部分员工觉得物有所值,而生育福利未必符合这些条件;有三种企业大概会愿意提供生育福利,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生育的可能性很小,这样雇主用很小的代价即可换来一个好名声,另一种是其女性员工绝大部分会在雇佣期内生育,这样生育福利就相当于人人用得着的购物券,对现金有很好的替代性,第三种是薪酬水平很高,且其中大部分是产假中无须支付的绩效工资或奖金。不符合这些条件的雇主将倾向于不提供带薪产假,因为他们为相同劳动愿意支付的总报酬是给定的,提供带薪产假即意味着降低了那些不生育女性雇员的报酬,从而削弱他们招募女性雇员的能力,除非他们能事先甄别那些雇员将在雇佣期内生育,并对她们支付不同的薪酬。甄别方法之一是先筛选出那些不大可能再生育的女性,在计划生育制度下这倒是可以做到,要求应聘者出示户口本即可

,她们将获得常规薪酬,可是在剩下的可能生育的女性中,那些会在雇佣期内生育仍难确定,而且按现行劳动法,这一点显然也无法在雇佣契约中加以约束;这样,雇主就只能拉低这些“风险雇员”的平均工资来平摊生育福利成本了。可是

,拉低平均薪酬也是有限度的,首先,在许多低端行业,工资水平原本就接近法定工资水平,再拉低就违规了,此时雇主只好完全规避风险雇员,其次,那些不想生育但又被一起拉低工资的女性风险雇员,可能会觉得不值得为更低的工资工作,索性退出职业市场,这两种情况都会将部分女性排除出就业市场。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怎么打开微信小程序
分销管理软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