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当前位置:

传喜法师山东弘法行

2019/05/15 来源:齐齐哈尔信息港

导读

传喜法师山东弘法行中国佛教山东讯:佛法到底是种什么法?僧人应该是啥模样?近日,宁波慧日禅寺住持传喜法师来到山东,从潍坊某监狱《心灵的翅膀

传喜法师山东弘法行

中国佛教山东讯:佛法到底是种什么法?僧人应该是啥模样?近日,宁波慧日禅寺住持传喜法师来到山东,从潍坊某监狱《心灵的翅膀》讲座,到山东大学国学大讲堂《观澜知源 中庸之道的人生实践》讲座,再到纪念弘一法师研讨会和弘一法师音乐新解梵呗音乐会 传喜法师的身影不断出现在山东各地的系列弘法活动中。

和尚弘法也是在闯荡江湖,如学孔孟之道就得来山东,出家人云游四方也许是一条更不容易走的羊肠小道。 一年前,本刊曾就《我为什么会到庙里来》对其做过专访,试图通过传喜法师解读一代名僧的宗教因缘。一年后,本刊再次与传喜法师面对面,就高僧为何走出庙宇、传统文化在当下的传播以及市场经济背景下如何修行等进行了探讨。

禅在路上,人心即法

时常佩戴墨镜,精通物理相对论,对当下社交传媒工具熟稔,谈吐风趣,一张张照片无可挑剔,仪容整洁,风度翩翩,以之前风行的电影《超体》为例撰写佛教文化与智慧开发,并作词作曲写佛教音乐

相较于印象中的弘一法师等芒鞋破钵、衣衫褴褛、面容悲悯的形象,随时笑容满面的传喜法师看上去似乎有些 另类 。 另类 当然是说 非主流 ,其实弘扬佛法本身就是一个非主流的选择。

佛法到底是一种什么法?僧人应该是什么模样?4月26日,在山东临沂纪念弘一法师研讨会上,本刊再次与传喜法师面对面。当天,表演艺术家、《济公传》主演游本昌,知名佛教影视导演赵一澄、节目主持人刘铭罡和传喜法师参与座谈。

传喜法师一身袈裟,看似随喜无挂却无不兼顾,招呼信徒、洽谈行程、准备发言,在众人中望见,便点头示意,还询问可否安排住宿,更于开场不久之后即遭遇主持人颇为犀利的发问: 身为法师为何不在庙里?为何我们见到您不在火车上就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

对此,传喜法师称人在 做事情的时候才能发现自己的有限,才是真正的修行。学医一年包治百病,学医十年寸步难行 。

传喜法师告诉,小时候曾问父母为什么生下自己?后来找到生命的皈依之处,便懂得感恩父母给了自己做人的机会,发现清风明月都是生命的礼物。 所以,自己可以快乐地活着,也得让更多人快乐地活着。

传喜法师告诉,他修佛的师父悟公上人祖上曾为御医,医者与修佛在他眼中有异曲同工之处, 刚开始时并没把问题研究透彻,认为问题很简单,到做的时候才发现事情的错综复杂,只有在做事过程中才会让我们的生命有质的进步。

面对近年频发的地震等灾害,以救灾行为引出一个话题,应当如何智慧地利益他人,而不是以自我的主观想法为中心,凭着盲目的冲动去 利他 。传喜法师从佛家的角度,为 利他 作出不同的解读,他说: 盲目进入灾区的人,有时候会比灾民还要灾民。

在当天的座谈中,以自我的主观想法为中心,要求别人只能按照符合 我 的方式来获得快乐的 利他 ,被导演赵一澄以 下等发心 来概括。而相比弘一法师律宗苦行,修行自身,超脱人欲,度化自己,达到一定的文化与生命境界,传喜法师以为佛教大乘思想还在于世间万物,在于众生有灵,在于 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

于是,佛法在此处更像是一种活法。一次梵呗音乐演唱会的举办,一次信徒的慈善义举,对待一花一木的柔情,在传喜法师眼中,只要发心向善,改变自己,引导他人,都可以算作弘扬佛法。 佛教文化本来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心灵修行,还是传统文化之一种。

参与 江湖 施食、放生更多的意义在于 向世人展示一种生活方式,从而引发更多思考 。传喜法师告诉, 在把生命放生的过程中,很多人会想为什么把买来的鱼放到湖里?其实是通过潜移默化的行为感染大众,因为生命是有尊严的,要引导心灵往光明处走。

在他看来,禅已融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可以说无处不在,我们的行走坐卧、衣食住行都是修行,始终生活在一种修行的状态,一种禅禁的状态里,所以说 禅在路上,人心即法 。

传播推广是现在全球惯用的游戏规则,出家人弘扬正法亦离不开现代手段。因此,传喜法师的 江湖 和 路上 ,也就成为了一种载体、一种形式。

从监狱到大学:行世间事,要突破个人 牢狱

弘一法师出家后,徐悲鸿曾多次进山看望法师。一次,徐悲鸿突然发现山上枯死多年的树枝发出新芽,便纳闷对法师说: 此树发芽,是因为您,一位高僧来到此山中,感动了这棵枯树,它便起死回生。 弘一法师说: 不是,是我每天为它浇水,它才慢慢活起来。

如果说铁、佛教、和尚、服刑犯人,几个很难联想在一起的关键词搭配在一起有些超乎世俗想象,整个过程文艺味十足却又让人潸然泪下的宣教活动更出人意料。

一位受人尊敬的法师和在监服刑人员有那些共同点?

都得剃除头发。

身披袈裟的大和尚于教育楼前主讲,服刑人员四周围坐,开场小小的玩笑引来一阵哄笑,服刑人员纷纷抚头,发出阵阵笑声 从讲述潍坊本地圣贤故事开始,到出家人演唱《烛光里的妈妈》,期间还适时穿插播放《黑洞》、《低头一族》、《的编织》等短片 深奥拗口的佛教义理通过传喜法师的讲述成为轻松、易懂的人生道理。

此为4月17日,传喜法师于潍坊某监狱举办《心灵的翅膀》讲座场景,亦为中国宗教界,法师首次走进监狱的 破冰之旅 。因此,传喜法师说佛不拒众生,人人都有佛性,只是需要播下种子。 犯人也有佛性,也有超脱的可能,人的生命状态没有提升,就会时时受到烦恼的控制。

从这个角度说,我们每个人都处在 牢狱 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牢狱,在移动通讯时代,一台智能可以成为人的牢狱。在信息繁杂的社会,感官刺激成为极大的束缚,心灵的不自由使每个人都处在失控的边缘。 这比外在的牢狱更可怕。拼命追逐金钱、地位、名誉,被内心无明贪瞋痴力所控制却丝毫不觉,正是 酒色财气四堵墙,多少好汉围中央 ,真实的约束来自于内心的不自由。

这些年,行走世间的传喜法师以入世方式寻找以及传播的,更多是出世的道理。他说内心向善后人生轨迹就发生变化, 自身境界提升了,再看一些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所谓佛家也就是智慧的教育,人圆满了也就是佛了。

在山东大学国学大讲堂《观澜知源 中庸之道的人生实践》讲座上,传喜法师解释中庸之道与儒释道文化中 观澜即要知源,要突破生命的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 时,说在不同时代,探讨圣贤文化这个话题有不同的社会和历史意义,佛教亦是。他通过儒、释、道三家学说解释中庸之道的人生实践,称重点不在于学术考究般地依文解字,济南是块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但随着经济发展也有废气排放造成的温室效应,春天不再是记忆里的感觉。 文化同样如此,其源头如果被阻塞和污染,对人类社会带来的损失更难弥补。追根溯源,文化的源头不离人心,只有人人都识心达本,才能清理内心的污染。

非主流 的和尚与 非主流 的弘法

《齐鲁周刊》:法师您这次走进潍坊某监狱讲法,可否称之为 破冰之旅 ,去到监狱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传喜法师:去监狱之前,自己已经做了很多思想准备,对特殊的人群要以人格尊重为先,不能说教,因为越是有创伤的人越要从他们的角度去体会。因此,在整个讲座过程中,我感觉到了他们从一开始的不屑,到注意力集中,再到心灵有了互动,每一个在监人员的眼神都变得柔和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和生命未来的方向。这样一步一步的变化,也就是我的特别感受。讲座产生的效果,让我感觉不负此行。

《齐鲁周刊》:你曾说自己是 非主流 出家人,弘法之路如同闯荡 江湖 ,怎么理解 一位和尚的江湖 ?

传喜法师: 走江湖 一说本来就出自佛教。江西和湖南是禅宗六祖法脉传承地,走江湖在唐宋时就是代表求学佛法,如学孔孟之道就要来山东。我所选择的弘法之路也就是 非主流 ,就是在 走江湖 ,而我同样是个 非主流 的和尚,因为这是一条更不容易走的羊肠小道。

《齐鲁周刊》:现代社会人心浮躁,在您看来,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传喜法师:我们从小树立的世界观,偏向于强调生产力进步,淡化了精神和灵性层面的修为,物化了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生命的主体是精神,但现在精神层面的薄弱使我们身心失衡。人心迷失后,不知我为何物;物欲膨胀,则使人充满远虑近忧;舍本逐末,只知向外索取。佛说人人都有佛性,《中庸》里说: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道虽不远人,但人的迷悟有别,追求外在声光电的享受、地位和名誉,物质财富越丰富越迷失。追根究源,很多危机来自信仰危机。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人生有了目标,社会才会有前途。

怎么代理星力七代
麦吉丽专柜
工地洗车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