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王月月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齐齐哈尔信息港

导读

每每想起村头巷尾,孩子们边跳皮筋边传唱的童谣,不禁哑然失笑,有关王月月的逸事趣闻争先恐后涌上笔端,于是情不自禁地把记忆敲打成文字。——题记 

每每想起村头巷尾,孩子们边跳皮筋边传唱的童谣,不禁哑然失笑,有关王月月的逸事趣闻争先恐后涌上笔端,于是情不自禁地把记忆敲打成文字。——题记    【一】    月月来,  月月去,  月月来了烦人呢。  别人进门入客堂,  抽早烟,喝浓茶,  高着兴哩把话拉。  月月来时人心慌,  逮着媳妇按到床,  脱裤子,塞个环,  老娘跟你没个完。    这是流传在清水河畔的民谣,民谣里的月月是清水河大队的妇女干部。七十年代初,专门负责大队的计划生育工作。用她的话说,盯住了女人的肚子,妇女工作就完成了一大半。  月月姓王,婆家是已与我家出过五服的远房同宗。她丈夫郭墩子,在家排行老大,与我同辈,我时常叫大墩哥,称月月为墩子嫂子。  王月月当大队计划生育干部的那会儿,正是我国计划生育政策在农村刚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计划生育不甚了解,思想上有惧怕心理,行动上抵触的程度可想而知了。但王月月硬是凭着跑不断的脚,磨不烂的嘴,以及大胆泼辣的工作方式,不仅使当年清水河大队完成了公社下达的10名超生妇女节育的任务,也让全村一胎妇女全部被置环生育。当年,她作为全公社的妇女干部代表,参加了地区计划生育工作表彰大会,在大会上还专门作了经验发言。用庄稼人的话说,就是把脸露大了。回来时,除抱回来一个由刘市长亲自颁发的大玻璃奖牌外,还带回来了几十盒安全套。  听说那大玻璃奖牌被挂在大队部的正墙上,直到改革开放农村实行土地联产承包后,大队部改作私人商店时,才从墙上取了下来,塞进土炕里作化青烟,完成了它光荣而神圣的历史使命。安全套作为计划生育入户宣传的奖励品,分发放到每对新婚夫妇手中。可第二天,人们发现,王月月家大门的门框上,挂满了被吹成猪尿泡大的长脸气球。更有甚者,还在气球上画了男女生殖器,写上王月月和丈夫的名字。长脸气球像月月的两个大奶子,随风晃动。王月月气不过,专门带上村朱支书现场办公,想好好惩诫一下恶作剧者,以解心头之恨。但不希望把事情闹大的朱支书,从门框上摘下气球,笑着说:画得还挺像的呀!要不这样,把“气球”先发给大队干部用,一来优先感受一下高科技的奇妙,二来也省得老婆上手术台(做节育手术),大家轰然大笑后也就散了。但此后不久,却发现大队干部家的孩子,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吹着猪尿泡一样的长脸气球满街跑,到成了乡村的一道风景。这当然是后话,暂且不表。  话说,当年的妇女工作,其实主要是计划生育。一米七几的王月月,留着个乡亲们戏称二毛子的短发头。她瓜子脸,剑鞘眉,乌黑发亮的大眼睛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派头;一张嘴巴巧舌如簧,说起话来像铁锅炒碗豆似的噼里啪啦一长串,旁人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这也是她当妇女干部不二人选的先决条件。  其实说到业绩,王月月在计划生育工作上,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首先是一马当先,事半功倍。七十年代初,节育手术在农村首次出现,属于新生事物,全村男女怀着惧怕之心。为了打消群众的顾虑,在批做节育手术的五名妇女中,除三名党员的媳妇,一名多次宫外孕的妇女外,王月月虽然只生育了一个女孩,还未达到节育的范围;但为打消妇女的顾虑,她不顾墩子的反对,作为大队干部的代表,挺身而出,率先示范走上了手术台。二十天后,当她又一次奔波在村里的大街小巷,用炒碗豆似的嘴巴向群众宣传“计划生育政策好,国家为你来养老”时,人们才相信,节育手术并不像传说的那样可怕,于是那种对手术台担惊受怕的顾虑也就打消了一半。  当面对那些“超生游击队”时,她表现出机智果敢的一面,让人瞠目结舌。说是有一对中年夫妇,按辈份还是王月月的堂叔,几年来,一口气生下了来兄、来弟、招弟、引弟四姐妹,还希望来年再生个带把的;夫妇俩整天就东躲西藏,家里也破烂得不成样了。王月月亲自出马,带足干粮,带上干电池高音喇叭,在两个基干民兵的陪同下,骑上自行车,先从女人的娘家找起,然后姑舅姨妈家、姐姐妹妹家逐一排查,如若查到了她住在谁家,就在谁家的门口的大树上放置高音喇叭,一会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一会又是《东风吹、战鼓擂》,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唱歌和呐喊,吵得周围的人家都坐卧不宁、寝食难安,邻居家的矛头自然就指向了这一家人。主人家无奈,只得把藏着的女人交了出来。经过一个月的围追堵截,王月月和基干民兵终于将堂婶送上了手术台,先引产再做节育手术。只是从此以后,他们两家成了仇人,老死不相往来了。  还有一次,村民有才的媳妇刚生完一胎不久,王月月怕那女人再次怀孕,影响全大队的计划生育工作,亲自上门做了几次工作,妇女竟然跑到娘家躲避起来。那天她刚从娘家溜回来,王月月带着计生组的人员尾随在后。等女人腿刚迈进门槛转身关门时,王月月一声令下,一男一女两同伴蜂涌而上,硬是将那妇女拖进住房,王月月一个健步,将妇女撞翻在地,一屁股坐在那女人的胸口,两同伴脱衣服、上环,几分钟不到,置环措施完成。临出门时丢下一句话:“你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清水河一亩三分地,还是我说了算。”  从此,清水河畔,王月月的地位日益高涨。青年人结婚办喜事,大队朱支书可以不来,但如能请到妇女干部王月月到场,真有种蓬荜生辉的感觉。    【二】    墩子忙,墩子好,  劳动一把手,  家务也周到,  家里家外事,  样样做得好!    墩子忙,墩子好,  自家菜园美,  野花也飘香,  老牛吃嫩草,  味道真个香!    王月月的丈夫,是我的远房堂哥,文革时期,整天跟着红司令瞎咧咧,斗大的字没识一升。虽然上到了初中,其实还是文盲一个。因为他家成份好是贫农,墩子成了清水河畔女孩钟意的择偶对象。初中毕业的月月,看上的却是墩子一身力气和好脾气。他中等个,身板很结实,国字脸上时常挂着笑容,让人想起天水麦积山石窟中的弥勒佛,一副心宽不管事,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样子。他虽然不识字,但有一把好力气,在地里干农活好像从不觉得累似的。有时脱掉汗衫,两块坚实的胸大肌晃得妇女们心慌意乱。  时常在地里干农活,年轻的媳妇都愿意跟墩子开玩笑。大顺的媳妇彩菊比较大胆,开玩笑说:“墩子都能‘奶娃娃’了,月月在家享清福,多美气!”  家有的媳妇跟着说:“月月家的二分自留地,墩子大气不出就完事了,哪像我家不顶事的家有,干点什么屁事总要把我扯上。”  存有的媳妇,花点子多,赶紧抓住时机,挑逗道:“哪天地里长草了,也让墩子帮你犁一下,看他的犁头还能不能犁开你的一沟子草?”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妇女们相互追打着,踢打得尘土飞扬。墩子却红着脸,蹲在旁边抽旱烟,大气也不敢出。  天有不测风云。晴朗的天空临近中午,西北边上乌云密布,云随风势滚滚而来;紧接着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作为小组长的墩子赶紧率领妇女们去山神庙避雨。因为人多庙小,有的人挤进了庙里,墩子为了照顾别人进门,只能挤在屋檐下。风雨中,墩子才意识到存有的媳妇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存有的媳妇,名叫李秋荷,三十多岁,在乡村属于那种面容娇好小巧玲珑型的女人;她心眼活,点子多,快人快语。与存有结婚快六七年了一直没有生育,虽说找了不少医生,总不见效果,把一家人愁得饭也吃不下。  墩子看着面前被雨淋成落汤鸡一样的李秋荷,似乎感觉到了她那微微的体温,不由得心慌意乱起来。但越是克制,男人的本能越不听使唤地苏醒了。可惜大雨还没有停,想转个身子都很困难。于是只能红着脸坚持着。但前面的李秋荷仿佛什么也没感觉一样,有时还趁着雨急,使劲向后挤挤,这让墩子更加心乱如麻……  雨,终于停止了。墩子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随大伙往外走。不小心,脚被李秋荷踩了个正着。慌忙抬头,只见李秋荷对他轻轻一笑,好像在说:看你的那点出息。墩子心慌起来忙加快步子,慌不择路一脚踩空跌倒在路边的水渠里,引得一同干活的男男女女笑声迭起。  秋荷家与墩子家分住在清水河的两岸,两家可隔河相望。从那天避雨后,秋荷有时中午或者傍晚在清水河边洗衣服。墩子常想,存有不是跟狗蛋进山给大队伐木头去了吗,秋荷怎么有这么多衣服天天要洗呢?  这天,王月月从镇上开会回家,刚进村就看到秋荷的丈夫存有从村子里走了出来。王月月就问存有怎么不在家多呆几天,也陪陪媳妇,照顾一下地里的庄稼。存有说大队今年的伐木任务太紧,得赶回去了。王月月就吩咐存有抽时间多回家看看,秋荷一个女人在家也不容易,存有应了一声“好”就忙着走了。王月月回到家,墩子却不在家,邻居说墩子扛着锄头出去了,王月月也没有在意。快到晚饭时候了,墩子也没有回来,眼看乌云满天,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王月月忽然想起墩子出去的时候没有带伞,就抓了一把伞冲出了门。  王月月跑到村子附近的地里绕了一圈没有找到墩子,心里骂到这人死哪里去了。家自留地里的草前几天就锄干净了,这两天正是庄稼拨节升高的时候,他又去地里干什么呢?王月月突然想起昨晚墩子说“山神庙旁边那块地比较低,怕下雨淹到麦子”的话,想着墩子会不会去那块地里呢。王月月拨腿就向山神庙那边的地里跑去。  她刚跑到自家自留地这边,豆大的雨点就噼哩啪拉地落了下来。她在地边绕了一周,还是没见着墩子的身影,心想,也许墩子整好地回去了罢。风大了起来,雨下得更大了。王月月转身向村子的方向跑去。刚路过山神庙门口,一个响雷在她头顶上炸开了,瓢泼大雨当空而下。她虽然撑着伞,但一半身子却被雨水浇湿了。不行,得避一避雨,她想。早上去镇上开会时就有点咳嗽,如果再被大雨浇一回,不发烧才怪呢。于是,王月月跑进了山神庙。  她刚站停,就听到那个破败的山神后面好像有动静。又好像有女人的喘息声,其中还夹杂一个男人的粗壮的哼哧声。真是晦气,不知哪两个不知死活的男女跑到这里偷情来了。王月月抬腿正想离开,却听到那个女人在说话,那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是河对面住的秋荷声音,白天还在村口遇到过她的男人存有。真不知羞耻的东西,男人前脚走,她竟然就……?王月月在心里骂着这个平时印象不错的女人;前脚已迈出了庙门。  谁承想,一个男人的声音却牢牢地拖住了她的脚步:“秋荷,我可想死你了,我今天一定要和你好好地舒服一下。”这是谁?不会是墩子吧,啊,真是这个不要脸的墩子!紧接着,让王月月脸红心跳的声音又在那个咧着大嘴哈哈大笑的山神后面响了起来。  王月月好像被雷击中一般,猛地向庙门外的大雨里冲去。这时,风更大了,雨更猛了,电闪雷鸣像要撕裂这个无情的宇宙一般,在狂奔着的王月月身前身后剧烈地响了起来。王月月停止了思想,没有了灵魂,失去了所有的心思意志。她跑啊跑啊,不知为何竟然跑到了村前那条汹涌的清水河边。她什么也没有想,抬脚就要往河里跳。就在这时,她的腰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抱住了。王月月回身一看,抱住她的竟然是大队上的朱支书。朱支书把王月月拖到了河岸的安全地方,两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朱支书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王月月生气地说:“去镇里开会回来也不来和我说一声,不是镇上的书记打电话来,我还不知道今天会上有重要的指示。我去你家找你也没有找到,在山神庙看到你,叫了几声你也没有答应我。好好的进去避雨怎么又跑了出来,还像疯了似的在田野里乱跑,我拖着这条伤腿拼了老命也没有追上你。你干嘛,没有看到河水涨了起来了吗?你瞧瞧那几乎吞下一头牛的河水,你不要命了吗?”  这时,王月月的神情终于清醒过来,看到拉住她的是朱支书,一种从未有过的委屈和怨气涌向心头,抓住朱支书拳打脚踢起来,一边打一边大哭叫着:“我不活了!我不想活了!”  朱支书呆呆地坐在泥地里,看着这个平日沉着冷静雷厉风行的女强人,今天竟然一反常态地撒起泼、发起疯来,想着必有缘故,只是觉得她正在气头上,不好再火上浇油罢了,于是只好把月月扶回家……  ……  小暑刚过,大暑接蹱而至,天热得跟火炉似的。中午时节,月月回到家刚端起饭碗吃了几口,忽然对墩子笑着说:“听说秋荷生了个大胖小子,刚生下来的孩子竟然笑得像个弥勒佛似的。”  墩子心里一震,手中的碗差点掉在地上。他慌忙放下碗,出门吐了口痰掩饰过了,但心头却不由地热乎了起来。是激动还是惊慌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后来王月月到秋荷家做计划生育宣传,看到李秋荷的儿子明智,就笑着对秋荷说:“可不可以让自己做明智的干娘?”秋荷笑着答应了,当然墩子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明智的干答(当地对爹的称呼)。 共 1134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性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在日常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