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保障涉刑人员民事权利不能仅限于企业家

2019/08/16 来源:齐齐哈尔信息港

导读

企业家一旦卷入刑事案件,即便只是吸毒、交通肇事这类与企业没有任何关联的犯罪行为,通常也是企业噩梦的开始。5月

 

  企业家一旦卷入刑事案件,即便只是吸毒、交通肇事这类与企业没有任何关联的犯罪行为,通常也是企业噩梦的开始。5月 0日, 涉刑企业家民事权利的行使与保障 研讨会上,司法界人士呼吁,要打破这个梦魇,建立涉刑企业家民事权利保障制度。(6月7日民主与法制时报)

 

  保障涉刑企业家的民事权利,笔者并不反对。因为身处社会转型期的中国,企业家涉嫌犯罪的数量高居不下。有数据显示,近 0年来,前后将近200多名知名企业的企业家身陷囹圄。而正常情况下,企业家涉嫌犯罪就会遭受羁押,但是刑事判决除了判处罚金和没收财产之外,企业家的其他民事权利并没有被剥夺,的确需要法律的保障。

 

  然而,司法实践却表明,企业家一旦卷入刑事案件,就不能行使对企业的有效控制,常常会导致企业无法维持下去。肩负 中国首富 和 中国首骗 两大名号的南德集团董事长牟其中、擅长从股市圈钱的华晨集团董事局前主席仰融、 湖南首富 吴志剑、浙江 舟山首富 黄善年、上海 公路大王 刘根山、曾获 社会责任感企业家 的王奉友、 资本狂人 顾雏军等一些知名企业家涉案后,都引起了企业的强烈震动,甚至一蹶不振,就此倒闭破产。

 

  可以看出,企业家涉刑不仅对其自身的财产权利和利益有所损害,同时对债权人、劳动者、投资者等无辜的对象,也会带来一系列的利益损害,甚至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和不良后果。因此,探讨保护涉刑企业家民事权利的理论意义和现实路径有其现实必要性。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其他涉刑企业家而言,黄光裕是足够幸运的。北京高院工作人员介绍,因黄光裕仍是国美公司大股东,考虑到国美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黄在看守所内可通过允许,签署国美公司的文件。企业家在看守所内签署文件,在以前是不允许的, 现在,看守所允许签署文件,但也有监督机制,对签署有全程的录像,如出现问题,要对黄进行处罚。 这些足以说明,司法机关已经开始从司法实践中探讨如何保障涉刑企业家民事权利的问题了。这是社会的进步,是现代法治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

 

  但是,尽管如此,笔者还是认为,仅仅建立涉刑企业家民事权利保障制度还是不够的。因为涉嫌犯罪的,不仅仅是这些有钱的企业家;在涉嫌犯罪的当事人中,拥有民事权利的,也不仅仅是这些有钱的企业家;因当事人被羁押,而对债权人、劳动者、投资者等无辜的对象带来利益损害的,甚至连锁引发严重社会问题和不良后果的,也不仅仅是这些有钱的企业家。更为关键的是,如果我们制定法律制度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有钱的涉刑当事人的民事权利,那么,我们制定法律制度的出发点就错了,至少是违背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的原则,是违宪的。

 

  不仅如此,让人忧虑的还有,这样的制度一旦出台,哪些涉刑当事人是 企业家 ?在 企业家 没有明确划定标准,定义模糊的情况下,这将完全沦为司法机关手中又一个含金量极高的自由裁量权。这在司法权力还没得到有效监督和制约,司法腐败大面积存在的情况下,建立这样旨在保护有钱人的涉刑企业家民事权利保障制度,又是何等的危险!

 

  因此,虽然保障涉刑当事人民事权利的探讨因黄光裕涉案而起,但是笔者认为,保障涉刑人员民事权利不仅限于涉刑的企业家,保障涉刑当事人民事权利制度的设立应惠及全民,应该探讨建立一个保障所有涉刑当事人民事权利的制度,这样既从立法层面上实现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而且更能在司法现实中有效避免新的腐败现象的滋生。

 

 

肚子痛是什么原因
河南牛皮癣在那里治疗较为好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